刹那芳华-彼爱(BiiB).jpg


从某种角度来看,儒家尊崇自律、自强和注重细节。佛家的影子可能骨子里有一点浪漫虚华的一面,这是不是属于有佛家深深浅浅的影子。

刹那芳华,常乐我净,在指天指地的寂寞里,佛的落英缤纷,更接近浪漫。

与群石对语,看顽石点头,拈花一笑,掸衣无痕,这都是佛的容颜。

佛的浪漫以时间为根基,三千万恒沙,一弹指六十瞬间,佛说,这里面都是千千的浩劫。

佛憨厚的笑颜里,早已经深刻洞悉了世俗的奢望:永恒与瞬间的完美融合。

持此爱,愿生生世世。但红颜黑发,转瞬苍老……


于是佛说:莫悲!

五百年回眸,五百年擦肩,再过五百年后,又可相逢一笑。

纵使散了,也不过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。

佛在时间之流里,伸一指定住时光,把我等碌碌俗人,圈了进来。

非空,佛拾落花一瓣,与汝等说法:安知尘劫,不是幻影?安知此刻,不是真实?


刹那芳华1-彼爱(BiiB).jpg


云在青天,水在瓶。

若我们大哭,佛便颌首。知悲才能怜悯,爱己方能惜物,竖子可教也。

若我们微笑,佛亦颌首。识幻而能守诚,虚意不碍投身,亦是真性情。

等我们哭过笑过,转身而去,佛还颌首。


都是妄言啊!切肤之痛,非时光不能消磨。然而浮生苦短,又有多少时光给我们磨茧?

佛在我们身后喃喃:“檐头滴水,从檐角至台阶,是一瞬?一世?还是千百劫?”

伤了我们的人的笑颜,伤心人的笑颜,从绽开到落寞,是一瞬?一世?还是千百劫?

佛支额,笑看我们身形凝住,轻轻弹指:“痴儿,刹那芳华,落英缤纷,去吧。”


又到桃李开谢时。

佛宛转低回,苦心孤诣,指月与我们这些愚人看。教我们泅渡时光,赏花而不沾襟,爱物而不执著。

所以我们爱佛。


然而此刻,我们终究弃佛而去,忘佛所言,忘佛容颜。

月华如水,我只想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“千百劫里,就让我贪恋这一世吧!”我对佛说。


刹那芳华2-彼爱(BiiB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