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水树-彼爱(BiiB).jpg


我是浅滩中的一池水,静静的守候大海的拥抱。潮涨时我融入一片博大精深,共同演绎气势恢宏的磅礴;潮落时,我回归平静,快乐的期待下一次的狂欢……

我发誓在没有抬头见到蓝天以前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大海,虽然等待的孤独常常多过于汇合的热烈,但是我拥有她们给的那份温暖与恬静。

但是,我看到了蓝天。


天水树1-彼爱(BiiB).jpg


第一次看到天的时候,他袭一身白衣,淡雅素净,清清爽爽又帅气逼人。他倒影在我的心间,剔透晶莹,只一眼我就知道我爱上他了。

心动,改变了我期盼的方向。

以前,前方的海是我的归宿;现在,仰望苍穹成了我唯一的温柔。我依旧盼望和海成为一体,只是我的幸福不再来自于聚首的温暖,却是为能更频繁更广阔的注视他、揣摩他,那海天接壤的边际是我最满足的亲近。


蓝色,铺满天的生命,透尽忧郁——

似乎凄楚却又释放逼人的清新,仿佛是轻松;

似乎伤感却又展示了他无边的开阔,仿佛是坚强;

似乎无助却又现出最深邃的博大,仿佛拥有最奇特的力量;

多么神秘,却又多么让人心疼。

我的目光,叫我怎能再轻易的移开?


天水树2-彼爱(BiiB).jpg


忘了什么时候开始,我有了超越凝望的念头。我只记得,突然有那么一天,当我和海一起抬头的刹那,我有了做云的梦想。

对啊,我是可以做一朵白云和他相依相伴的,不是吗?我被自己这个发现震撼了:我一直忽视了一点,虽然我是水,但是我可以成为蒸气。我不由得欣喜若狂。

我告诉海,我想成为天边的云。

海因为意外颤动的厉害,抛起的浪飞得好远,溅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。

海长叹了一口气,说:“如果你确定,我会支持你。……只是,在那高高的空中,你一个人要坚强!”

我不明白她为何叹气,我看到她欲言又止,但是,我没去细究。我只是满怀期待又紧张拘谨,我的心因为马上就能触摸到天而兴奋不已,离天那么近,我该是怎样的我呢?


海开始流动,很努力的,为了帮我实现梦想。她们都那么的努力,仿佛那就是在实现她们自己的梦想。这让我更舍不得她们,但是,她们终于还是把我带到了热带。轻飘飘的,我飞了起来。

我是如此虔诚的做着上升运动,我满怀期待的心感动了神灵,于是,爱神给了我心的身形,煞费苦心。我努力维持这最一开始的形状,只为让蓝天在无意的一瞥中就惊叹于我弧线的优美,只为这重复的视觉效果能加深他的记忆,只为让他不用费尽心思就能洞悉我的内心,那渴望安抚他灵魂最深处的悲伤与辛酸的心。

他看见了,他真的看见了,他冲我笑了,他轻碰了我细细的手指,他怀抱了我……

多么美好的回忆阿,可惜这样的回忆太短暂。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,他又开始疏远我了,可怕的陌生。

是我的炙热灼伤了他吗?是我的紧张在乎束缚了他吗?是我的关切琐碎惹恼了他吗?不知道。我曾试图找寻答案,却在忙乱、焦虑、责问中,渐渐磨尽了我的圆润,变得棱角分明起来,他更加不认识我了。更多的询问只是让他更加远离,我发现我退成了第二层云,离他,又远了十万八千里。

好吧,既然他想要这样的世界——没有我的世界,我只能接受。因为他是我的天,让我不自觉就忘记了自己的意愿,让我除了听从不敢再做别的回应的天。

我没有再努力上升以期再次得到他的青睐。

只是,在转身的刹那,泪——倾泻而出,慢慢的耗尽了我云的身形。


当你终于无视我,那无奈隐藏的温柔,

将我狠狠推离,

我,

明白了心碎,

却原来不只是痛的滋味。


天水树3-彼爱(BiiB).jpg


淅淅沥沥,

下的,是小雨。

落在屋檐顺成一流,

嘀嗒、嘀嗒、嘀嗒,

那是很薄很淡的云的最后声音。


“下雨了,你瞧!”地上的小人儿开心的扬起笑脸,伸出手来轻碰我的灵魂,“哎哟,这雨似乎超乎平常的凉噢~”她吃了一惊,缩缩肩膀躲进了伞里。

伞下,一张同样青春的脸,无限怜爱地欢喜地看着这讶异的纯真的眼。在他的眼里,这样的她就如同天使一般吧?

只是他们不会知道,雨之所以为冰雨,那是因为,这是如他们一般曾经快乐过的心,碎成的眼泪。

只是,当我坠落,跌入泥潭的那一刻,我还是好想问问:

天,你还会记得曾经停留过你空间的那片心云吗?

天,你会记得她离去时划过天际的痕迹吗?

也许,你根本从来没有关注过我,也许你曾把我误认为另一朵云,也许在那飘来又飘走,瞬息万变的云群中,眼花潦乱的你根本记不起哪一朵才是我。

这不怪你,天,真的。

我知道你也疲倦于纠结的痛楚,要不然你透彻的眼眸不会充满雾气。

如果你清亮的眼注视过我的目光是真诚的,如果你牵起我指尖的那一刻是真心的,如果你揽过我的那一刻是快乐的,若我淡淡划过你胸膛的发梢触碰到的温暖是真实的,那,就足够了。曾经有过你在我生命,已是我今生最大的美丽!


天水树4-彼爱(BiiB).jpg


我划过棕榈细小的脸庞,沉入泥土,我的忧愁他全都看见。

毫无防备之中,感觉自己被一股温暖的气息慢慢包裹,从根到叶脉流动过去,静默中,我听见他说:“水,知道吗?你是我的生命。无论如何,永远都不要离去,无论如何,我都会给你温暖,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。”

我无言,我轻轻的点头,不小心和树的泪揉成一体,稀释了那份粘稠,滴沥沥的洒落下来——不知道千年之后,那是不是一块琥珀?独一无二的树脂内藏了一滴心型眼泪的琥珀。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会用尽力气保佑那位偶得之人得到他爱的人的圆满的心,如我今生的永远无法实现的盼望。


日子一天天的过,我蜗居在树的身体里,不抬头,不见阳光,安安心心的躲着。我仍旧想念天,静静停顿于某个叶尖时,孤单的穿过树细腻而流畅的脉络的时刻,心突然就会疼痛起来,我对自己毫无办法。

但是,我知道这样不可以!

水天一色的交汇只有一刻,相遇,然后远离,甚至到彼此再也不能看清对方,这才演尽几何的完美。要握住,要缠绵,要用温柔的心来慢慢的呵护是这棵——用体温温暖我,心疼我到滴泪的——棕榈!


所以我躲着,

所以,我选择逃离。

从今以后不再抬头看天,

从今以后不再迎接阳光,

我要躲着它把我蒸腾飘升,

我答应过树,陪他,一直!


天水树5-彼爱(BiiB).jpg


树单纯而感恩的活着,幸福的他散发了无尽的光芒,挺拔而坚毅。


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来了一群人,听到他们感叹树的圆润与熠熠有神。

然后,树远徙了,我随着他一起。

来到了一片有树、有花、有海、有天边的地方。久违了啊,我的大海,曾经的家,那我永远也回不去的恬静一角;久违了啊,我思念了许久的蓝天,我终于看到也看尽了你了,完整的没立屏障的你,只是我无法再离你更近。不过,这样也好,这样,你也无法再推开我了。

多年以后,我发现,原来那个地方叫做——天涯。


天水树6-彼爱(BiiB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