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沉怎样-彼爱(BiiB).jpg


海图喧嚣的步行街,靠尽头有一个不大的民乐琴行,昨日被我逛到了。


掀帘而入,一进去就听到流水叮咚的古筝,却见不到弹奏的人。环视屋里,中央搁置的是占地方的筝、扬琴,墙壁橱窗挂着箫管、琵琶、二胡、柳琴等等。熟悉的场景、物事、旋律纷纷跳入脑海,一下子就生出故地重游之感了。


驻足听了片刻,不是别的,正是《秦桑曲》。弹琴者琴技还较为粗疏,看来不是什么世外高人,说不定是一个落魄京都的学生,靠教人奏琴换一点维持生计所需。


果然不一会儿便听到负责卖琴的小姐对前来看琴的中年妇女说道:“八节课,就可以弹奏练习曲。”


听罢不由一笑,估计那个妇女家里面有一正处天真年华的小女孩,作妈妈的正踌躇着让孩子学个什么样的才艺才好。


又低头看了看标价,不过琴的确是越做越精美了。轻轻拨弄,满室飘音,惬意感直达心脏,油然生出闲云野鹤之意了。


浮沉怎样1-彼爱(BiiB).jpg


离开琴行,心中想的是刘长卿的七绝:“ 泠泠七弦上,静听松风寒。古调虽自爱,今人多不弹。”这诗放在如今来解,倒另有一番滋味。不弹,不是不想弹,而是没时间、没资格弹。要是某一天,可以不用漂泊,不用为生计奔忙,何愁不能弹个三天三夜。如今只能挤入人群堆,为了不至于让父母以后无靠,而自己不至于落入窘迫的田地,做着自己并不那么想做的事。


说厌倦了这个都市又如何,厌倦了物质生活,厌倦了物质社会又如何?徒遭耻笑而已罢!在这个城市奔波忙碌的人何其多,为着社会普遍定义的幸福,何尝真正凝听过自己内心的声音。 也许最后只能用“事业”二字敷粉了,也就是了。


有些心愿,只是空中楼阁。归程太远,人的一生又太短,除了浮沉,还能怎样?


浮沉怎样2-彼爱(BiiB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