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输了爱情的这盘棋-彼爱(BiiB).jpg


百花褶皱的裙子仿佛要飞起来了,我要回家了……

客厅里堆满了的花,溢满了的笑,所有的人都在欢呼,“小悠生日快乐!”



在那群人的笑脸中,他送给我木质的小盒子,刷着和门一样的棕色油漆,有檀香的味道。


我把盒子倒放,里面是一颗颗圆润的棋子,白的如玉,黑色如他的眼睛,闪闪发亮。


那些鲜花,那些满目琳琅的礼物都渐渐远去,因为他说,“小悠,我想送你智慧。”


他叫夏冬至,名字里有我喜欢的有冰淇淋的夏天和有雪的冬天。我叫他小至、小至。因为他叫我小悠、小悠。



十岁生日那天,我开始爱上五子棋。

小至举着黑子,我举着白子,小心在小小的棋盘上放置属于我们的快乐。


小至说:“哎呦小悠,你又要输了哦。”说完扬着手把黑子放到我始终没有注意到的位置上,五颗黑子连成一线,我输了。


小至欢快的眉眼,大声的笑起来,握着的棋子散了一地。很可惜,我没变得聪明起来,因为我总输。


小至说:“小悠,你这个笨蛋!”他从来都没有让过我一盘。



十二岁的时候,小至送我线装的厚厚棋谱。

翻开来有陈腐的气息漫过来,我把棋谱放在书架上最高的地方,仰望着它微笑。


小至问我:“你的天花板上有蜘蛛吗?望得这么认真!”

“嗯。小至,你帮我打扫好不好?”


他帮我打扫房间,打扫我的小小书桌和小小抽屉,把我的日记本和书本堆成一堆,再整整齐齐地放在了抽屉里。


阳光从窗帘里密密地透过来,小至很开心。


“哎呀小悠,你的日记本里都记着什么呀?”他将扫帚绑在一根棍子上,去扫天花板上的灰尘,细小的灰尘落在他的身上,他的睫毛上,他的眼睛眨呀眨,然后捂着眼睛放下扫帚对我说: “小悠,你帮我看下,我的眼睛里掉灰了。”


我小心地翻开他温热的手掌,他的脸上有一颗好看的痘痘、眼睛红红的,像极了漫画书里的小兔子。我把他的眼睛轻轻地翻开,轻轻地吹气,他的睫毛多像一只蝴蝶啊,眨巴眨巴地飞着。


“小至,你好点了么?”

“好啦好啦!”


他站起来,第一次发现他已经这么高,眼睛仍然有些红,我的房间还有大半部分没打扫好。他摆摆手说:“算了吧算了吧,小悠,我去买冰淇淋给你吃,可是房子我不扫了!”


晚饭以后,我坐在灰尘里发呆,我想我宁愿不要那些让我流口水的冰淇淋,因为小至把灰尘全赶下来了,我的床上、我的书桌上全是,我觉得我是住在小房间里的灰姑娘。


第一次我的冰淇淋全化了,和我的眼泪一起洒在脏兮兮的地板上,小至,你这个半途而废的坏蛋!


妈妈在敲门,“小悠怎么啦?”


“小悠睡觉啦!”我躲在灰尘的角落里隔着门开心的说。我想我现在的眼睛一定比小至的眼睛还红,原来眼睛红这么难受。



第二天小至来我家,我用黑色的棋子砸他,他没哭我却先哭了。


小至跑过来说:“小悠怎么啦,我们的公主怎么啦?”他的眼睛仍然黑亮得像那些棋子,我在他的黑黑眼睛里看到小小的我,那么小那么小。


他说:“小悠,我们下棋好不好?我让你赢,只要你不哭。”


那是我第一次赢他,五颗白色的棋子连成一线,我的快乐洒满了一地。


妈妈走过来说:“小悠,房间收拾好了。”我握住小至的手,“小至,我们再下一盘?”


他没再让我,我仍然是输!看着五颗不属于自己的黑色棋子连成一线,刺眼的摆在我的白色棋子中间,他快乐的笑,眼睛仿佛是另外两颗黑色的棋子,我又开始难过……



我后悔了!

十二岁的时候我多么不知道珍惜啊!即使我输,可是他仍在我的身边快快乐乐地笑啊。他的眼睛那么漂亮,他用握着棋子的手敲我的脑袋,“小悠,你这个笨蛋!”


我将碗豆啃着咔嚓咔嚓响,咬牙切齿地看着远方的紫藤架下,小至飞扬的碎发以及漂亮女孩子的长发,慢慢地纠缠在了一起。我感觉到有细小的灰尘碎碎的如芒针般刺在我的身上,浑身哪一处都是微微的、浅浅的疼。


小至说:“若筱漂亮吧!”


若筱的家门口有大片大片的紫藤,风吹时骄傲地扬着。我承认那些串串的紫色非常漂亮,而且我也承认若筱比那些紫藤还要漂亮。但是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那些碗豆在我嘴里嘣嘣的响,我的舌头都肿了。


小至说:“小悠,你怎么不说话啦?”


我捂着嘴飞快的跑回房间,重重地关上门。月亮升起来的时候,妈妈来敲门,递给我漂亮的糕点:“小悠,吃蛋糕啦,小至哥哥走啦!”


我埋头狼吞虎咽的啃着蛋糕,渐渐的蛋糕就变成了若筱那张奶油般的脸。我含糊不清的说:“小至哪配当哥哥?他是大混蛋!”



小至仍然来找我,捧着棋子站在客厅大声喊:“小悠,下五子棋啦!”


我放白子,乱七八糟地放,可是我却赢了。小至叹气说:“哎呀,小悠变聪明了。”他的眼睛变成弯月亮,分明是很快乐。


“嘿嘿!”我开心起来,继续下,可是再也没有赢过他一次。


在很久很久以后我想起,我也会疑惑,到底是我突然变的聪明了,还是小至在让我?可是小至,他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?



我渐渐习惯了若筱的存在,比如说,我和小至下五子棋的时候,她会在一旁安静地看;他们去看电影的时候我会抱着爆米花坐在他们旁边;还有若筱会像小至一样买冰淇淋给我吃。我突然觉得,即使若筱抢走了小至,霸占了小至的眼光,我似乎仍然很快乐。


冰淇淋比小至更重要!


谁输了爱情的这盘棋1-彼爱(BiiB).jpg


十六岁的时候,小至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北京了,若筱却要复读,去送小至的时候我一滴眼泪也没有流,我看着火车慢慢的驶向幽深的远方,渐渐看不见了。


那年我读高一,若筱说,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时光。因为我们也许也会分开,会分手。



若筱和小至分手了,因为时间和空间。


若筱说,小至也许不能等太久,若筱也许也不能爱太久。两年就很够了。


我望着客厅上乱七八糟摆放的棋子,这些棋子陪着我走过了十年,它们会不会觉得够了呢?



小至写信来,说小悠你快乐吗?高中不许谈恋爱哦!什么时候我们再玩一盘五子棋呢?


我握着信笑起来,小至是在高一的时候谈恋爱的,他凭什么指责我不许谈恋爱呢?小至和我下五子棋下了六年多,他不觉得腻吗?



若筱复读了一年,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,走的时候她抱着我说:“亲爱的小悠妹妹,别哭。”


我闻着她身上好闻的花香味道,倚在她穿着的紫色上衣的肩膀上,她用力地在我肩膀上哭。


若筱说:“小至现在跟我背道而驰了。”


我也哭了。我什么都没想,我只想快点长大。



高三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小至问他,他的学校好不好?


“好啊!”他笑着说,“有很多美女和帅哥看。”


我欢快地填了志愿。



在七月,我提着大大的行李来到小至的面前,小至好看的眼睛瞪得很大,我得意洋洋地甩甩头发,“你说这里有很多帅哥我才来的哦!”


他哈哈大笑,牙齿洁白,下巴有青涩的胡渣。小至已经长大了,而小悠,也长高了,长长的头发,漂亮的裙子,十岁的小公主长大了。


小至说:“五子棋带了吧,我们杀一盘。”


倘若又回到童年,他端坐在我的另一端,手指捏着黑色棋子,只是当年的稚气孩子变成了现在的英俊男子,他的衬衫扣子敞开,一手拿着烟,淡定而神闲。


二比一,他赢了两次,我输了二次。小至笑得像个孩手,指敲着桌子,那些烟灰絮絮地掉下去,就好像十二岁时他帮我打扫天花板时落下的细小灰尘。



读大二的时候他毕业,我握着他的手傻傻的哭,眼泪全洒在他的手心里。我想我一直是握在他手里的棋子,喜怒哀乐并不重要,只要是在他的手上就好。


他帮我擦眼泪,擦得满脸都是水迹,他骂我笨蛋,然后走出校园。



再见小至的时候是在若筱的书桌,照片上黑如棋子的眼睛,浅浅的笑。十七岁的小至被若筱冲印扩大,照映着她苍白的脸。


若筱说:“小悠,我好想见他。”


我闭上眼睛,幻想着眼泪流出的疼痛。我知道哭得眼睛肿红很难受,可是至少可以冲淡我心中快要淹没了的悲哀。


我的眼泪一直没有掉下来,我想我真的好想长大。



我去找小至,满世界的找。

在校园里遇见认识小至的人就问:“你知道小至在哪里吗?”


寒假的时候找到他所在的城市,下着雪,天很冷。我围着烟灰色的围巾象只小熊似的乱闯,我甚至都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城市会这么大,大到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他。


北风吹着枯黄的枝干,落满了的雪哗啦啦地掉下来。我的眼睛被风吹得通红,当兔子的感觉很难受。可是小至,你怎么还站在那里微笑,你看,我都哭了……


“小至,跟我回家,回若筱那里,求你!”



那是若筱和小至的第一次下棋,若筱的脸上有浅浅的红润初现,小至干净的手指上没有香烟,若筱不喜欢烟味。


小至说:“若筱,你赢了。”


若筱开心得像个孩子。

下棋下到日落,若筱一直赢,她一直在笑。若筱妈妈在旁边淌着眼泪,边哭边笑。我把若筱的衣服裹好,把暖炉轻轻放在她的身边,看着她在一团温暖里快乐着快乐着……



窗外,冬雪覆盖了一切。

那个冬天,我终于明白许多事……


若筱在冬雪化的时候离开,她笑着说,“今年的冬天原来可以这么温暖,温暖到她不想离开。”


那是我第二次看着小至的眼睛红得像只兔子。



在很久很久以后,我和小至下五子棋。

我不再迷恋他的手指,不再沉溺他的眼睛,我淡定地操纵着白子,让他溃不成军。


我笑得像个孩子,而他已经成为坚忍的男子,笑与不笑都不那么明显的露在脸上。


他在若筱的坟前说:“小悠,可不可以嫁给我?”


我微笑跑开,回家把手心里的棋子摊开,“亲爱的小至,你赢过我,我便嫁给你。”


他输了!



十岁的时候他说:“小悠,我想送你智慧。”

我一直没有聪明起来,可是至少他让我在漫长的青春岁月里明白一件事:爱情如棋,你爱我,我步步是赢。你不爱我,我满盘皆输。



那年冬天,若筱赢了。而现在,我和小至都输了。


若筱十八岁时说过,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时光,因为我们也许也会分开,会分手。


你看,你买给我的冰淇淋都化了;

你看,你送我的棋谱都旧了;

你看,你帮我打扫过一半的房间都要拆了;

你看,小至,我们就要说再见了……


谁输了爱情的这盘棋2-彼爱(BiiB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