凄美的鱼-彼爱(BiiB).jpg


古生物学家中有一部分人认为人是由鱼进化来的,我对此深信不疑。


每次吃鱼,那条长长的既追踪让浮想联翩,那一根根尖尖的刺也让人联想到肋骨,进而联想到女人。上帝他老人家说自己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制造了夏娃,隐喻着女人是男人的肋骨,也就是身上最尖最刺却又不忍放弃的东西。


这就是鱼的哲学,简单又实在。我一直相信所有的鱼都很简单。如果我是一条鱼,我会安于做一条鱼,而不去进化成人。我不想有什么思想,不想在劳累时闭上我的眼睛,甚至在生命面临死亡的时候。我愿永远睁着我渴望的双眼,用我躯壳和灵魂来观看。鱼因为没有眼皮而让这个世界变的不寒而栗。我们,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,又缺少什么呢?记得有人出过这样的一个谜语,他说这个世界什么东西最大?我猜了许多了不起的大人物,都被朋友一一否定,他公布迷底的时候,眼底充满得意的味道,他说,是眼皮,眼皮一闭上,再大的东西也看不见了。我为了他的这个谜底伤心了很多天,我想,如果我是一条鱼,我将无法回避这个巨大的世界。


做一条简单的鱼是幸福的,简单到极致是最大的幸福。闲极无聊的人会想起那首歌:“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,游啊游啊不停游;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,爱啊爱啊不停休,从来不曾回头,不问天长地久,以为我的爱覆水难收……”这该是一场永远无法颠覆的冤案,在那个歌手的嘴里,这种痛苦好像成了爱的代名词,可我想问得是,如果让你天天干一件事,不问天长地久,你真的会保持那颗爱心?唉,是不是有一点说谎说惯了,我们已经不能停止了!


凄美的鱼1-彼爱(BiiB).jpg


我想说,鱼的快乐是一种生活状态,就像人要工作,没有快乐或痛苦可以界定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感觉,每条鱼都有它们不同的感受,我坚信。“像鱼一样快乐地天天游泳该多好!”唉,有的时候这样的话可能只是很浪漫的吧!人只有在快乐的时候去游泳,或者在闲着没事的时候才去横渡什么海峡,而鱼,别无选择。


你见过流泪的鱼吗?你一定没有,是的,它的全身每天都湿湿的,流不流泪一个样子,可是,你一定尝过鱼的眼泪:要不,海水为什么会那么的咸?


从西藏回来的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有关鱼的故事——在雅鲁藏布江水流相对平缓的地方,每年秋季,会由大量的鱼从下游向上游迁移。那种迁移异常的壮观,整个江面呈现出波光粼粼的一片,非常像繁星。当地的居民不会趁火打劫,他们把这些执著的鱼称为“圣鱼”。他们说,鱼儿们之所以在秋季这个产子的季节进行大规模的迁移,原因是他们不满足下游水的肮脏,它们害怕自己的后代一生下来就面临这样的环境,因此,不得不顶着严寒逆流而上。结果仅仅过了一个多月,上游的水便结了冰,大量的鱼被冻死,连同刚刚产下得鱼卵……


朋友讲得很简单,像是一个看破了什么的人。最后他说,我曾经尝过那里的河水,真的,有点咸!


说不清为什么,在我想到鱼的时候总是充满悲情,这种比人类古老的多的动物却活得这样的凄迷和凄美,这或许也是我心痛的另一个理由吧?


凄美的鱼2-彼爱(BiiB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