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花八月1-彼爱(BiiB).jpg


有人说看不到烟花,因为走不出八月,八月的时候我开始想念安妮宝贝里的女子,白色的球鞋,棉布的裤子,寂寞的表情,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繁华或者冷清的城市。


在一片一片的钢筋水泥中,安妮象朵盛开的蔷薇,在嘈杂的城市中突兀着自己的光华,而八月,暴雨和阳光总是让心灵在左右的冲突中走向极致。


那双隐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,因为一夜又一夜的炎热而酸涩不停的流泪。八月,汗流浃背的行走着。


六月的时候,我一遍遍的沉浸在梵高的向日葵和莫奈的日出中,那些印象也许是经年的累积,也许是瞬间的爆发,也许只是因为一些色彩,才可以让感动常常的流露在表象,让年龄化成一堆泡沫,飞散。


是的,有时候就是这样吧,每个黑夜里挣扎在很多意向的彼岸,每个清晨里又反复的叨念在此岸的困惑间,而其实答案原来很简单,简单的如同夏日里一件干净的衬衫,一条洁白的裙子,不过是自己对自己的囚困。


烟花八月2-彼爱(BiiB).jpg


时间很快,转眼,八月。八月,将尽。


此刻的窗外,八月末的阳光直射进房间,让眼睛有种刺目的疼痛,北方的天空异常的晴朗,而且已经开始是秋天的高远,八月,是一个夏和秋混淆的季节。


于是会在一些闷热的下午坐在办公室里孤单的望着窗外的天空,想像一些窗子之外的世界,身旁的鱼缸里游着很多细小的鱼,它们的世界和我的世界,到底,哪一个才会更觉得幸福。


我是一条游弋在空气中的鱼儿,我会逐渐的学会用肺呼吸,然后蜕变。


烟花八月3-彼爱(BiiB).jpg


于是,当这个安静的下午,我在很困顿之后决定写下些什么的时候,忽然有一些心疼浮了起来,当一种等待化成天边的烟花的时候,它散尽了最耀眼的光亮,然后一颗颗的火花儿落在了心底,灼痛着焦躁的心。雨,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倾盆呢?


是的,我其实根本没有看到烟花,我其实根本就是在拿捏着心底的烟花,点燃的时候,会将自己绽放。


这就是八月,在刚刚过去一半的时候,感觉到偶尔的疲惫,偶尔的喜悦,零星地,将自己打磨的更加熟练,更加光滑。


慢慢地,在黑夜来临的时候,放松下自己的身体,闭上眼睛,让梦境中的烟花悄悄的袭上涌动的心潮,让八月里的故事融成生命中的尘埃,漂流在记忆的瓶中,等待秋天的风雨来晾晒吧。。。。。。


烟花八月4-彼爱(BiiB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