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个月光照进山林的夜晚 ,
有种遇合让我静静流下泪来忧伤的旋律.
一直在我心深处流畅,荷花下采莲曲荡浆滑过.
梦里水乡,安静的凝视着,有风吹过,有云飘过
霓裳飞扬 ,浮叶落花一般,慢慢从眼前,流过 .


好想去走一趟,那条长长,窄窄的老街 .
想去坐趟渡船,再渡一次,渡我到对岸 .
对岸,繁华三千,红尘里可有,摆渡的人?
各自重逢在,各自的生命里.
当我们错过了,当时的笑靥,却未必会错过.


秋红的缱绻,愁悒顿时变得,蛛丝般纤细.
季节里也有了,熔炼的安宁,
人生是场有规律的阴差阳错.
生命虔诚温柔一如落日对山的眷恋,
沧桑年年有痕刻在眼角褶藏着岁月,
回首时终于明了那一直筑起的心墙;
只是为了保护心里最柔软的爱恋.


我怕来不及拂去自己眉间的哀伤 ,
我怕有一天时间静止在我遥望的目光 ,
我怕心蹇蹇描画不出阳光下那一池荷香.
纤柔的足迹叩开旧日足迹的那一径轻寒 ,
有种心情不是记忆它如临窗的,
心境缥缈潮湿说出来。
是一段一段的沧桑落眉间,
是一曲一曲的思念 .


隔了许久重来过渡忧伤竟然
仍停在那里在暮色苍茫的渡口前 ,
等待一秋一秋又一秋 .
岁月的,倒影,还有些微波,
在花与水中,荡漾 ,与荷花的主题.
没有联系,只是,被季节扑捉了,荷的容颜.


不把曾经,许下的诺言,说出口.
在每一个,猝不及防的一瞬间 ,
寂寞的舞步,回旋在,心灵深处.
如荷的心事,会乍然老去.


总有些捧在掌心的露水,
被时光洒落在某个清晨 ,
总有些清澈透明的心事在微雨的季节,
随风飘零我的前世今生。


摆渡的是那瓣红莲还是那片绿叶 ,
时间渐渐从掌心泛化开来 ,
却连一丝丝的涟漪 ,
也没有却可以让人看到那些心情 ......


红尘摆渡.jpg


最后编辑时间:2018/6/4 21:42: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