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与他相识于网上。那天上班中百般无聊之际,一个好友在QQ上发来一条信息,介绍个Q友让你认识认识。她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很快就加了。


然后他与她就在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她工作很忙,所以常常都用图片回复。他很不理解,常常不宵她的话。他是个很固执的人,坚决地要求她说出自己的真名与电话。她觉得莫名其秒,网络有着它的潜规则,说破了反而觉得百般滋味,百无聊赖。她觉得这个男人固执得有点孩子气。


后来在他的坚持下,她要求他先说出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,他照办了。她想,反正说了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于是他们开始了通话,第一次通话,竟然打了一个多小时,电话都发烫了。她感到惊叹,竟然有着说不完的话,到最后谁也不愿意先挂掉电话。她有一个多年的的习惯,她总是后挂掉电话的那个,无论与谁通电话,都是如此。他不挂掉,那么她也不会挂掉。


他们一直都有通话,那些时间她很闲,不想也不愿意接受爱情,大学还没开学,职称的补习班还没开课。她仅仅喜欢和他聊天,觉得很轻松,想到什么话就说什么话,肆无忌旦地说话。她喜欢常常谈到她的学校生活,她的同学,她的疯狂,还有那些大多数的酒巴、卡拉OK都曾留下他们的足迹。


当然,作为中规中距的他很不能理解她的年少轻狂。他曾经这样说:你这样的女孩子,男孩子是不会喜欢的,她很气愤,回道:哪怕没有人爱上我,也不用你来爱!


她也不明白自己有什么不好,受过良好的教育,有爱心,热爱文学,有责任感,而且努力上进。生活在钢筋水泥的都市里,她常常发出感叹:寂寞的城市,陌生的人们,彼此绷着脸,一脸严肃地行走,都市里的爱情,她看不到希望。 她一直没搞清楚,也一直没明白,为什么就猝不及防地让自己喜欢上了他。


她想:喜欢你,本来是我一个人的事。也许有一种盼望,有一份牵挂, 还是这么淡淡地相遇,淡淡地说再见。她不敢让他成为自己的朋友,怕迷失那种感觉,也怕会发展成没有性别的死党。于是就这么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感觉中,选择着这种不能相濡以沫,就相忘于江湖的方式来对待这份感情。


她对自己说:幸福有时很近了,没有勇气时,我们看不见它……可是,她仍然无法握住它,因为本来相爱就是两个人的事。


夜了,累了,忘了,想醉了~


她对自己说:只要我还在,一切都好。无关勇敢。世界很大,我遇见了你。网络很小,我失去了你 。他们已无法回到过去。回不去了,就只能不断向前飞。只有时间,它能承载着继续……


那天,她告诉他:戒了酒。还有半句没说的是:戒了酒,顺便也戒掉了一些人。


缘到尽头时.jpg